曲尘花

头祭 (秦王x太子丹)

@小满

枉作杀

多年前旧文,而今想起来如果项王和孙权同学能友情出演一下——

莎乐美情结警告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头祭

一、生机

天底下便只留眼前这么一个人,能抬起他的下颚。人老了,手也颤了,修面的时候旁边的赵高伸了脖子看着,也没数过咽了几声哎哟,一场下来,冷汗都湿透了衣背。

嬴政却仿若无觉,还是高高抬着头的姿势,微微眯了眼睛,满满睨睥天下的轻蔑与秉然。这个神情赵高极眼熟,每次他杀人时都是这么样的,嘴角的线冷冷的抿着,右手微抬,斜挥而下,简洁凌厉一如刀斧手的寒光。

谁都不知道他的手什么时候会挥下来。喜怒无常,伴君如虎。内臣近侍,王公大臣,莫不在他面前惶惶然不可终日。便是得君意如炼丹术士,也会因为进言时不经意的某句着了逆鳞被拖走,而且到死,也不知其所为。

旧的死了,便有新的替换上来。然后不知是今朝还是明日,又不知所谓的掉了脑袋。

君王高高坐于金殿之上,嘴角似笑非笑,神情似听非听,赵高也晃了神,猛然间,听王座上淡淡传来一句:“再说一遍。”

殿下那人身躯微微一震,愣了片刻,茫然道:“……不过是颗骷髅……”

不过又是一颗落地骷髅。

然而便是这种如履薄冰,也总有成了精的狐狸知道如何走。不动声色地,赵高心底埋着个秘密,知道怎样凭此让自己活下去。便如那终于在修面时伤了帝王面的老人可以活下来一样。

也许有人说,到底人心是肉长的,毕竟是从小跟着服侍了自己一辈子的老人,毕竟是父子相忌,母子相敌,手足相残之下,身边惟一剩下的人,毕竟是一个决不可能生什么二心的无知妇人。

也许只有赵高清楚,她活下来绝不是因为有人软了心肠。

 

赵国时她曾经奶过嬴政。她一共奶过两个孩子。

 

 

二、墨月

她长得不美,最多也只是清秀,但有双好眼睛。便是这么一双妙目,他专宠了三年。

那夜满月,有一宫婢掌灯之时打翻灯盏,正逢秋风乍起,一瞬间一殿俱暗,但茫茫白光,如雾霭氤氲,通幽然。

宫娥惊骇之下呆立无觉,而嬴政只一言不发端坐桌台。这边赵高正要擦火石,君王的手猛地就抓上他手腕,用力之大,连人带桌掀在地下,而他仍是眼也不回,坐在那里,执猛地看,目光如有刀剑铮鸣之音。

目光尽头遍只现了一双凤目如画,逆了幽光之下,眼珠子浅浅一滴琉璃荧光。

就此,秦始皇的后殿少了名女婢,多了位宠姬。

 

宠姬难产死后,她原先住的地方,修了座临渊台。而君王也难得的长情,时不时,来这里独卧。尤其月亮好的时候,更是流连。

最后一次来却是新月,明明是暗的,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光线被台下的水给盛了,银银一池,楼阁外面什么都看不清,独它耿耿地亮,像是发梦中才得见的仙境银彩。

那时候,赵高看不清君王的表情,只听到他低低地叹:“……乱世上便只有这么一个人……”

 

“……只有这么一个人……是善于低头的,”赵高想,记忆里那白衣红里的礼袍,鸦黑的头发,低头间那么恭顺温雅,而当他抬起头来了,一刻间,尊严傲然。

事隔也有近十年了,而单只这么几个字,赵高便知道他现下正想惦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

三、自祭

阿房宫修得庭广院深,车骑也要走上一会儿,于是黯夜里出窍的神魂也熬得整个长夜,不会半途惊醒飞魂散魄。

这一年,质子舍馆已荒芜了第十载。而当年的燕……断剑残骸已化为泥土,孤魂游鬼今何处安家?

梦游者都看不到。

嬴政的呓症至死未愈,也许第一次始,便是他大限已至。即便宫殿修得再大再深,青砖石路铺得再远再长。

那夜帝王梦游,于泰山之巅,径直踏上了祭天神坛,躺下姿势一如牲牺。夜中秋雷轰隆至,闪电裂空,惊魂乍起,众侍赶到只见嬴政醒立于祭坛上,仰天大笑,又蓦然而住,面色惨白,但眼角一滴血泪,于闪电下分明。

那一幕,赵高想,他的命数尽了。

秦始皇薨于这场祭祀的归途。

 

 

赵高没有被拉去殉葬,虽然他已浸淫多年,末了依旧劫后余生的忐忑。秦始皇活着,也许还会因了那个秘密饶他一命,嬴政是说到做到的,然而人死了……

其实他也想过,有一日嬴政的手终于会对他挥下来。那个时候,他绝不要像吕不韦那样,垂死挣扎,无用谩骂,被嬴政在上阶冷眼觑着,如一条衰残的疯狗。他一定要冷笑的指了嬴政的鼻子说,你以为,那个人还会对你存半分情意么?他恨毒了你!你亡了他的国,屠尽他的子民,你不知道吧,是他亲自要人割了他的头给你……

然而这一切都不需要了,不再有人想知道那无头的身躯埋在哪里,不再有人会为了当年的惨烈心痛欲裂,一如不会有人知道秦始皇的金棺葬于何地。

又一夜风雨,赵高想起当年那个意气风发始灭六国的皇帝,想起他举了那颗不知所踪的头颅吻着大笑,想起最后那雷鸣电闪下唯一分明的惨败的脸,那张和匣中的头颅重叠了的流着血泪的脸。他突然疑惑,嬴政真的不知道么?

 

那头颅或者一直都奉在王者尊躯之上,是一场生灵自牲的活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·完·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怕没人看出来:灭国时太子丹自己喊人割了自己的头赠给他曾经的青梅竹马,恩。